加入收藏 | 集团网站 | 义煤网站 |English
新闻中心
News center
大有动态
安全生产
行业信息
企业新闻
职工典范
感恩大有
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:首页 > 职工典范
扎根雪域高原 书写无悔人生
来源:大有能源  发布人:管理员  发布时间:2017-4-19  点击次数:2378次

  说起班组长,很多人可能会跟黑脸膛儿、大嗓门、身材魁梧、粗犷等特征联系到一起。可马生英却颠覆了这一认知。他身材高挑,略显单薄,操着一口方言,为人随和,爱交朋友,总能和工友们打成一片。他话语不多,可谈起装载机设备维修却头头是道,碰到解不开的疙瘩、迈不过的门槛,非要“钻”出点门道不可。
  马生英,回族,1978年出生于西宁市大通县,是草绿山煤矿(大煤沟煤矿前身)的职工子弟。他1996年毕业于青海省重工业技术学校,同年到草绿山煤矿当了一名放炮员,一干就是7年。
  2003年,义煤公司接管了草绿山煤矿,改制后更名为大煤沟煤矿。他被分到该矿煤运科当了一名装载机司机。正是凭着一股子的拼劲、钻劲和韧劲,他很快就掌握了装载机的驾驶及维修技术,赢得了领导和工友们的称赞,于2009年底开始担任装载机司机班班长。他曾连续几年被义海能源评为“安全优秀员工”和“先进工作者”,今年又荣获了义煤公司“先进工作者”称号。
  义煤公司接管大煤沟煤矿以后,马生英带着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,在“缺氧不缺志,敢与高原比高低”精神的感召下,在该矿一干就是14年。他说,刚到大煤沟煤矿要先闯“三关”。首先是吃住关。该矿地处戈壁荒滩,常年干旱缺水,方圆百里凿地300尺方能见到水,但无法饮用,就连洗澡也不行。矿上只好从80公里外的大柴旦买水,每天只送一趟。这个问题一直持续到2008年才算彻底解决。住帐篷、点蜡烛是当时生活的真实写照,没有住房,就地搭起了帐篷,早上醒来,脸上、被子上全落下一层沙尘。其次是寂寞关。打电话没信号,看电视没节目,精神文化生活成了一种奢望。每当夜深人静时,辗转反侧,想起家人就禁不住潸然泪下。再次是危险关。马生英说,该矿处于地震活跃带上,这14年间曾亲身经历过3次地震,幸好大多发生在白天,不然后果不堪设想。
  别看马生英平日里默不作声,但若是和他聊起驾驶装载机来,他顿时就打开了话匣子。他根据多年的实践经验,总结出安全驾驶装载机的12字经验:眼观六路、耳听八方、胆大心细。同时,他还编写了一套详细的操作规程顺口溜,通俗易懂又便于记忆。特别是对于那些操作不熟练、不熟悉设备性能的新职工来说,这无疑是“入职宝典”。
  马生英的主要工作是安排装载机装煤,但由于班组人员紧缺,他不但要维修装载机、推土机等大型设备,还要安排当班职工的具体任务。他常说,苦点累点倒没啥,就怕设备出毛病。一些在中原地区常见的零部件,到了这里就成了“宝贝”,不但难买,而且价格非常贵。一旦需要购买,就要乘车去德令哈甚至到西宁,费时又费钱。此外,这些设备到了雪域高原,显得异常“金贵”,三天两头出故障。像铲斗前的铁齿,一到冬天,大臂连接处的钢板就会硬生生地被折断。雪域高原的冬天,室外滴水成冰,而维修设备只能在野外进行。有时,马生英爬在地上,风吹在脸上犹如刀割般疼痛,且风里裹着细沙、煤屑直往眼睛和脖子里“钻”,双手碰到金属物就会一触即破,鲜血直流。而每年8月份,是高原最炎热的季节。维修设备时,马生英在狭小密闭的驾驶室里一坐就是8个小时,身上被热出了痱子,经汗水一浸,又痛又痒,甭提多难受了。
  2016年夏天的一天,马生英正开着装载机在煤台上紧张作业,突然发现刹车片失灵了。当时,煤台离地面足足有6米多高,加上坡陡路窄,稍不留神就会造成车翻人亡。他急中生智,先缓缓放下铲斗,再逐步减挡,紧接着慢慢滑行到平地,然后及时更换了刹车片、活塞和防尘套,从而避免了一场事故的发生。
  感恩之心言难尽,新篇开启不忘恩。马生英有位师傅叫赵勇,当初,马生英就是跟着他学习驾驶装载机技术的。对于赵师傅的知遇之恩,马生英一直心存感激。
  2014年冬天,赵师傅生病了,却苦于无钱医治,一直拖着。马生英得知这一情况后,利用班前会向工友们说明情况,并带头给赵师傅捐了400元。在他的感召下,大伙儿纷纷慷慨解囊,一共募捐到了2000多元。
  有人说,一年365天,马生英至少有300天都在矿上工作。他的老搭档于新雷笑着说,马生英的家在棚户区,因为家住的离单位近,所以他随叫随到,轮休和上班没啥两样儿。
  这就是马生英,一位扎根雪域高原、书写无悔人生的回族汉子。回顾义海能源的发展史,正是因为有了许许多多像马生英这样的人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耕耘,才有了义海能源今天的辉煌。

(通讯员 张云玮)

 
河南大有能源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豫ICP备13005217号-1
地址: 河南省义马市 邮编:472300
技术支持:建网站 建和网络 网站建设专家